中国体育报道网
当前位置: 中国体育报道网  >  综合频道  >  正文
 

为什么ATP世界杯不能合并?皮克动了谁的奶酪

长久以来,世界男子网坛都是由ITF(国际网球联合会)和ATP(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)两大组织所管理。前者手握四大满贯和奥运会等赛事,而后者则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选手的积分、排名、奖金分配等。

  两大组织原本各司其职,但如今却为男子团体赛事争得不可开交。当ITF和足球明星皮克主导的戴维斯杯于11月底落幕后,ATP主办的世界杯又将在明年1月举办。

  面对如此密集的赛程,费德勒等高排位选手自然有选择不参加的权利,而对那些低排名的球员来说,他们在仅仅1个多月的调整后,不得不拿起球拍奔赴新的赛场。甚至有的球员,连参赛资格都无奈失去了……

  新戴杯究竟动了谁的奶酪?

  几乎是在纳达尔称霸网坛200周的同一天,瑞士天王费德勒携手小兹维列夫在墨西哥的一场表演赛中,创造了网球比赛历史最高上座纪录(42517名观众)。

  一边是纳达尔激动得躺倒在地,随后与队伍一起高举奖杯,甚至还高兴小酌一杯;而另一边是,费德勒在南美地区播撒网球的希望,同时还轻松地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费德勒缺席戴维斯杯去参加表演赛,这令他成了被口诛笔伐的对象。虽然瑞士人对这项皮克主导的赛事留有质疑,但他没来参赛是因为瑞士队压根儿没能跻身11月的决赛圈。

  毫无疑问的是,作为职业化程度很高的网球运动,选择参加哪一项比赛都是球员自己的权利,尤其是对于那些精简赛程的老将,选择本身也是对自己的保护。

  但在皮克看来,费德勒一直对新戴杯颇有微词,无非就是这项赛事触及了瑞士人的利益——后者曾公开反对激进的赛制改革,还告诫大家不要将戴维斯杯办成“皮克杯”。

  所谓激进的改革,其实就是新戴杯取消了主客场制,而采用了足球赛场常用的赛会制;同时,将原先一整年的比赛压缩到一周进行,并在比赛中将5盘3胜制改为3盘2胜。

  “我知道他这么做是在保护拉沃尔杯。”皮克直言不讳地说。皮克口中的“利益”就是费德勒主导的拉沃尔杯——这项以澳大利亚名宿罗德·拉沃尔命名的赛事是一项表演性质团体赛,由世界顶尖男网选手组成欧洲队和世界队进行比赛。

  “我们的拉沃尔杯刚刚三周岁,而戴维斯杯已经快要120年了。”对于皮克的质疑,费德勒反驳道,“如果有人质疑我们之间是在竞争,那我只能笑笑。”

  而新戴杯在改革上的确是在朝着更商业化道路行进,但是比赛现场却依旧只有在本土的西班牙队比赛时才能够坐满……

  ATP世界杯是什么?

  在看到了ITF对于戴维斯杯的改革后,ATP去年宣布将从2020年1月在澳大利亚举办一项新的男子网球团体赛事——ATP杯。

  作存在超过百年的网球团体赛事,老戴维斯杯在过去因为赛季赛程过长、顶尖球员常常缺席等问题饱受诟病,但即便如此,ATP也没有想过用一项新赛事去与之竞争。

  那么,为何在巴萨球星皮克决定改革戴维斯杯后,ATP也开始举办自己的团体赛事了呢?

  答案也有很多,但有一项毋庸置疑——改革真正触碰到了ATP的利益。当ITF借助皮克的公司提高奖金甚至期待盈利时,ATP的世界影响力和对选手的积分、奖金管理等方面必然受到冲击,呼之欲出的ATP世界杯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其实,这些年两大组织常在暗中角力——比如只有参加了戴维斯杯的才有机会去奥运会,而参加戴杯和奥运不会获得ATP积分,也因此不会反映在球员的世界排名上……

 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,那么为了让比赛更具可看性,ATP世界杯就要吸取戴杯的教训:每一个国家排名是按照各国ATP单打排名最高的球员进行排名,并吸取各个国家世界排名前两名的选手参赛。

  因此,在全新的ATP世界杯中,西西帕斯、蒂姆等名将不会再因为自己的队伍没有获得资格而缺席。相应的,高人气的球员不仅可以为国而战,还可以获得最高750分的积分。

  不过,对于ITF和ATP的这两项团体赛,费德勒可一点也不“偏心”。他之前就宣布将不参加ATP世界杯,根据这项赛事的规则,本来已经入围的瑞士队也因此无缘这项比赛。

  多方利益博弈,谁来保障球员利益?

  ITF和ATP互相竞争的结果是,2020年的新赛季将出现三个男子网球团体赛。其中,拉沃尔杯和ATP世界杯都隶属于ATP管辖范围内,他们联手对抗来自另一个组织的戴杯。

  除了拉沃尔杯,ATP世界杯和戴杯的赛程均在一周左右。老将或是高排名选手可以选择精简赛程,有选择地参赛,甚至像费德勒那样仅仅是参加表演赛就可以轻松赚钱。

  据西班牙媒体《Punto de Break》报道,费德勒在南美一共参加了5场表演赛,每场比赛出场费高达200万美元,总共可以挣得1000万美元。此外,他还将在12月底来到杭州继续参加表演赛……

  但对于低排位的选手来说,他们在前一年年底参加完戴杯决赛,第二年1月就要参加ATP世界杯,紧接着就是澳网的热身和比赛,而2月他们又要开始全新一年的戴杯资格赛……

  根据ATP公布的数据,世界排名前三的纳达尔、德约和费德勒全年都参加了17项赛事。而世界排名在50名开外的球员,大多参赛数量在25-30项。

  尽管嘴里吐槽不断,但低排名选手不得不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疲于奔命,赚并不多的积分和奖金,但像ATP世界杯这样的新赛事,甚至没能给这些低排名选手参赛的机会:

  仅仅因为费德勒的缺席,瑞士队整支队伍丧失了参赛资格;而因为每支队伍仅取前两名参赛,这个国家排名在第三位之后的选手也就失去了为团队而战的机会。

  诸多问题的出现,皮克和网球界的大佬们又开始商讨合并的可能。皮克透露,自己其实一直在与ATP探讨将亮相赛事合并成一个“超级赛”的可能。德约和纳达尔也认为,一个赛季存在两个团体赛也是不应该的。

  那是什么阻止了合并的进行呢?说来说去还是利益——“ITF和ATP是两个不同的组织,所以这很复杂,要想做出任何改变是不容易的。”德约说。


责任编辑:梁晓声

体育聚焦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